美少女战士种系

美少女战士种系 聚少离多导致漂亮妻子出轨怀孕却骗说我孩子是我的 曼利很漂亮,从我们认识1个月就结婚,你可以知道,5年前的我有多么迷恋她。  婚后,曼利辞去了原本一个月就只有几百元的营业员工作。 为了结婚,我欠了一些钱。我很想通过自己的努力给曼利一个幸福、温暖的家,但在当时的武汉,装潢行业收入都不太好。  正好,浙江有一家中韩合资的公司需要人,朋友问我,我马上就答应了。曼利也很支持我,她说好男儿应该志在四方。就这样,结婚后一个星期,我就去浙江上了班,从此我们开始了两地分居的生活。  “你们的感情基础牢固吗,这样分开,没想到会有什么危机吗?”我问。  “我们是别人介绍认识的。那时年轻,很在意女人的外表。曼利很急于结婚,我也乐得娶得美人归。现在想来,其实我们彼此了解并不多,不然也不会有后来那么多的事。”百帆无奈地摇了摇头,苦笑不已。  刚去上班,工资很低,我每天紧衣缩食,有时连饭都不敢和同事一起出去吃,因为怕买单。我只想多存一点钱,尽快和曼利团聚。  在公司,我努力工作,每天超负荷运转,同事都评价说我不是人,而是一台机器,但我一想到曼利,觉得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。  年末,公司进行内部招聘副总经理,我因为平时表现突出,被上司看好,公司决定把我作为重点培养的对象。  春节马上到了,曼利打来电话说一个人过年太冷清了,我二话不说,收拾了行李,跟老总请假。老总语重心长地说:“作为公司的管理人员,不能心浮气躁,特别是在关键时刻……”可是,为了曼利,我顾不得在公司的前程了,毅然买了车票匆匆赶回家。  然而,这样聚少离多的日子久了,我们的感情也发生着变化。2012年10月,曼利来到浙江为我过生日。那天我很高兴,喝了很多酒。晚上,当我对曼利提出夫妻要求时,她很冷漠地推开我。虽然我表面喝醉了,可头脑却还清醒,想想我清晨去车站接她到晚上所发生的一切,我意识到曼利对我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。但,我什么也没有问,我想,等我有能力把她接到浙江来的时候,也许情况就会好转吧。  多情总被无情伤  一个人在家的日子很无聊,我出来一年后,曼利提出要到外地工作。我想,这样也好,让她走出去,虽然赚钱辛苦点,但可以多认识一些人,在没有我陪伴的日子里,她不会那么孤单。  过了半年,曼利突然打电话来说要离婚。放下电话,我就没有心情工作了,泪水情不自禁往下落。  从我记事起,我只哭过两次,一次是因为哥哥出事,第二次就是因为她。可她对我的用情至深全然不顾。我在外面这么拼死拼活为未来的幸福努力,结果却换来她的放弃。  伤心欲绝的我求曼利再给我一段时间考虑,而我则开始努力改善我们之间两地分居的关系。为了我和曼利之间联系更加方便,我狠下心为她买了一部最时尚的手机。此后,两部手机的话费,我每月都要花掉500多元。  然而,一个人的心如果想走了,怎么付出和挽留都是抓不住的。  2013年春节,我二哥在武汉结婚,曼利也从外地赶回来。这时曼利的打扮已和从前大不一样。结婚时我送她的项链和戒指都不见了,她脖子上挂的、手上戴的都换成了其他首饰,那些东西看起来价值不菲,而她又买了一部最新款的手机,但她一直没告诉我那部手机的号码。   此后的几天,她每天电话不断,有一次趁她不在,我帮她接了一个,电话那边是一个男人的声音:“小利在哪里?”我问他是曼利什么人,他说是她公司上司,但从他对曼利亲昵的称呼中,我感觉他们关系不一般。  回到浙江,我始终不放心,决定亲自去找曼利沟通我们之间的事。我打她手机问她人在哪里,她说在上海,我立马搭车去了那里。到了上海后,我跟曼利联系,她又说她现在人在厦门,而等我赶到厦门时,她说她已经离开那里了,让我不要再找了,还是安心回去工作,等她想来看我时,会来浙江找我的。我再打电话过去,她就不接了。  2014年8月15日,曼利突然打电话给我:“如果今天在武汉见不到你人,从此我们就一拍两散。”  当时,公司不让请假,我只好辞职,连工资也没要,连夜赶回家。曼利果然已经在家等我了。我们一起住了十几天,这些日子,她对我又恢复了我们刚结婚时的温柔,我对她的突然转变虽然感到意外,但十分高兴,以为她回心转意,愿意回到我身边了。可十几天过后,她的手机还是响个不停。  辞去了浙江的工作后,我决定重新在武汉做装潢,而曼利还是要去外地工作。她走后,我查到她手机上常出现的电话是从广州打来的。  曼利走后,很长时间音讯全无,我去广州找了她几次,都没成功。也许是老天可怜我,当我再次去广州找曼利时,碰到一个旅馆老板,正好认识曼利,他被我的诚心打动,给我提供了一条线索,但从他的语气听来,曼利好像已经和别人同居了。  也许真的是我和她缘分已尽吧,每次我辗转找到一个地方,曼利都先我一步离开。我和曼利终于还是离了婚,2014年那次短聚在我看来,就像是垂死婚姻的回光返照一般。 重拾爱的力量  在感情里流离失所的我,本不敢再奢望爱情。但在我最孤独寂寞时,我却遇到了小希(化名),一个单纯、善良的好女孩,虽然她长得很平凡。  经过一年的努力,我在武汉的生意逐步走向正轨,赚了一点钱。事业还算成功的我,很想在感情上找到一点依托。我开始上网聊天,我以前没怎么接触过电脑,一般别人聊了两句就嫌我打字慢不再理我了。  一天早上,我又打开QQ随便找了一个陌生人聊天,这个人正好是武汉一所大学的学生,当时她正在学校网络中心查资料,知道我很难过后,她耐心安慰着我,走时还留了电话号码给我。这以后,我经常给她打电话,对于第一段婚姻,我也没做隐瞒。但,小希并不介意,我们的感情渐渐发展,从网络上心灵的沟通、电话里互诉衷肠,最终着陆到现实世界里。  小希是靠申请助学贷款读大学的,听她同宿舍的人说,她常吃方便面代替米饭,生活很节俭。她对我很好,常常节约钱给我买我自己都舍不得买的东西,就连我给她的钱也一分不剩全花在我身上。当我提出帮她偿还贷款时,她坚决摇头,说一定要等自己找到工作后,亲自还清。  那次我生病住院,小希专程请了两天假来医院照顾我,我不能动,她亲自喂我饭,还不怕脏,料理我上厕所、帮我清洗身体。那一次,我被小希彻底打动了。  我心底爱的荒漠被小希默默的关怀滋润着,仿佛找到了人生的第二个春天。  我想,如果小希不嫌弃我的过往,以后我应该是和她厮守一生吧。我很感谢老天让我遇到了小希,她是拯救我后半辈子幸福的一个女人,不仅给了我圆满的爱情,也给了我生存、奋斗的勇气和希望。  然而随着我的经济条件好转,曼利又找到我,提出复婚。她还抱着一个小男孩说这是我的骨肉,是2014年8月怀上的。对于这个孩子的来历,我至今不敢确定。但她一口咬定这个孩子是我的,我百口莫辩,因为那时我们的确是在一起,而且这个男孩长得非常像我,和我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,我犹豫了。   凭曼利的性格,如果她真的打算复婚,一定会拿孩子争取我父母的同情,让我家人给我施加压力。我是一个孝子,从来没违背过父母的意愿,而且,如果这个孩子真的是我的,我不知道我和小希还能不能携手走到明天。难道自从我遇到曼利后,我就失去了追求幸福的权利吗?我这一辈子都无法摆脱她吗?  幸福无需包装  白纸上,写下一个错字,擦掉了,就可以当它不曾存在。可人生,做了一次错误的决定,也许它将一直跟随你。  很多表象,都可以迷惑我们。撕开层层漂亮的包装纸,也许里面只是一堆烂水果。美若天仙的人也许一开口,那混乱的逻辑和不着边际的表达,会让人失望到底。  婚姻不是拿来送人的礼品,炫目的包装在最初的惊艳过后,实质上并没有多大作用。为了那旁人赞叹的漂亮脸孔,而让自己备受折磨,实在是一件打肿脸充胖子的事。  真正的爱人,应该是贴身的纯棉内衣,朴实温暖,惬意舒适。当然,如果对方再长得好看,绝对是锦上添花的一件事,但也只是锦上添花而已。  百帆既然已经明白,谁才是可以带给自己幸福的人,就认准目标,勇往直前。该承担的责任,就勇敢承担。对曾经的错误决定,该买单的就要买单。一个成熟的男人,一定不会犯同样的错误,也一定能安置好所有跟自己息息相关的人。